一只名为征鸿的仓鼠

一只小透明

长生眷(一)(《南北枝》双结局之he)

接上文《南北枝》联文,Be请催@奈々生. 同志(*≧ω≦)

(发的有一丢丢迟,并且少,会有后继的,真的!)

╮ ( ̄ 3 ̄) ╭文笔不好请谅解

可能有点思维跳跃,注定写不了长篇,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水灵灵小曹抓衣角嘤嘤嘤(x)画面太美






       臧鑫是孤儿,唯一一个知道的远方表亲生活贫困,接济了他几年后也去世了。臧鑫以优异的成绩,连越两级,考入了虞城一所知名大学。
臧鑫勤工俭学,到了寒假,加上奖学金,已有一笔不错的积蓄。全部存进了帐户,早年的经历,让他明白,以后用钱的地方很多。
     


       犹豫一会,还是掏出了几天的饭钱,先带小孩去路边凑合了一顿,又把人送到了派出所。日子都不容易,丢了孩子该多着急,能帮一把就帮一把。玄乎的是,派出所警察没查到他父母的户藉,只在家里桌上找到一笔抚养费。这孩子便成了无户口人员。眼见要送到福利院,这孩子攥着臧鑫的衣角死不放手。

       小曹:“嘤!”眼见这孩子两眼泪汪汪就要哭出来了。       (可怜,弱小,又无助)

      我见犹怜的模样让臧鑫的慈父心泛滥了……(x)

      (咦!刚才你不是还高冷的一批吗,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

       

      当值警官是个小伙子,被小曹一脸纯良无辜打动了,在征得臧靠谱鑫同意后,把小孩户口牵到他名下,成了他弟弟。十七岁的臧鑫,奇迹般的当爹(哥哥)了。

      孩子的父母虽然留下了一笔不菲的抚养费,不知以后还有没有,一个半大的孩子,日常衣食住行,各种学杂费,养到十八岁,绝不容易,思量再三,还是带他回了筒子楼。
       “小孩,你叫什么啊。”臧鑫有些后悔了,他自己还未成年,能不能养活自己还是问题,带这么一孩子,跟爹也没什么区别了。
      “曹德智。”(装可怜成功后秒变脸小曹,何止比翻书快啊……)
       之后,曹德智就在这住下了。

  

      关于名字。

      “阿鑫,衣服洗好了,晾一下,我够不到。”“阿鑫!邻居老伯伯说了不吃饭不能让你出门。”“阿鑫......!”诸如此类。

臧鑫以沉默抗拒曹德智这么叫他,后来实在不能不说话。

       “叫哥哥!”

       “好的阿鑫”

        ......小孩成心气他!这么多年没人这么亲昵地称呼他,一时间真接受不了。而且,听语气怎么都像长辈叫晚辈。后来臧鑫华丽丽的输了,扶额叹息怎么𥘵上这么个孩子,当初瞎了眼了才觉得他听话。

        所以他就喊小孩“曹德智。”

   

       “曹德智!你给我过来!你!混蛋知不知道……(此处省略一千字)”这是臧鑫后来腰疼时候会喊的,当然是后话。


       


      

      “生日?”臧鑫有些诧异,确实很久没好好过了。上个生日在送件的路上,唯一算上礼物的可能是收件人都很友好,甚至有个姑娘给了他瓶水。

       “是啊,日历上写了。”

       臧鑫才想起来,之前有个学霸女同学,说喜欢他,要陪他过生日来着,现在应该在国外一座知名大学里了……本来约好一起离开的......说白了,穷。

       “我和阿鑫过啊。”曹德智只翻了几下,很快确定那张日历上清秀的字迹不属于臧鑫。他更多是匆匆写上几号学校没课,几号要去找什么兼职。

        阿鑫身边的人......曹德智没有再问,很明显,不管承诺的人是谁,她走了。

      

        没关系啊,以后我们一起吧,一定不会离开阿鑫的。


        臧鑫永远记得那个晚上房间里闪烁的昏黄的烛火。臧鑫不问,一个孩子,弄到这些肯定不容易。这个生日太简单了,在七年之后的他看来,可能是一生中,收到的最隆重的仪式。

        “以后每个生日,都陪着阿鑫。”小孩明亮的眼睛里全是郑重,像是许了什么天大的诺言。

        若时间似从前一般慢多好,诺言,多半是用来违背的。

     

        

        

       


       日子平淡到小孩十八岁成人礼那天。学校有仪式,班级内部也搞了个聚餐。臧鑫没太在意,然而,指针过了十二点时,还是给班主任打了电话。意外的是,聚会九点多就结束了,曹徳智本人,也正常离开了。

       臧鑫猛得推开门,曹德智房间里剩下一些家具,衣物什么都不见了。

       桌上一张字条“勿念”

       小孩就像他出现时候一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臧鑫找过派出所,无果。当年的值班年轻警官女儿都会打酱油了。十几岁的小孩,回他该去的地方去了。

        第一个正经的生日,没有亲友道贺,没有礼物,有小孩。第一次出门看电影,不是请女朋友,请兄弟,也是为了小孩。升职后第一次用工资旅行,也是带着小孩。

       想来今年小孩也18了,确是管不了了。以什么立场质问,非亲非故。 臧鑫很郁闷。

       


         然而日子还是要过的

         

       

        多年

       臧鑫依旧在快递公司,不过已经是管理阶层的,不必日晒雨淋送件了。这家公司隶属于一个名为唐门的,诡异的,组织,据说有万年传承。臧鑫对此深表怀疑,从山顶洞人开始就有唐门了?他一度以为这是个邪教传销组织……

      后来,管它呢,有工资就行。读完研究生后婉拒了云冥留校任教的建议,正式加入了公司的幕后组织,唐门。

         同事说今天来了个上司还蛮年轻的,要开会。臧鑫放下了手上的报告,整理一下放进文件夹,往会议室去了。






脑补小曹正太脸,一口一个阿鑫,然后长大一点,知道追老婆的重要性了,假装无辜的称呼“阿鑫”实则暗撩暗爽,然后成年之后回来,“阿鑫”
对这个称呼莫名执着的我⁄(⁄ ⁄ ⁄ω⁄ ⁄ ⁄)⁄



小剧场

曹:阿鑫,我回来啦。

(想看看你过得好不好,想照顾你,想跟你说我喜欢你)

臧:滚

曹:有(男)朋(友)自远方来

臧:鞭数十,趋之别院

曹:.......少小离家老大回

臧:非奸即盗

曹:......

决定用实际行动证明“非奸即盗”,不盗,所以,奸♪(´ε` )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