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名为征鸿的仓鼠

一只小透明

安然握住


有的人你可能认识了一辈子却忽视了一辈子;有的人也许只见了一面却影响了你一生;有的人默默地守在你身边为你付出却被冷落;有的人一个表情却成了你永远的牵挂……我们常常是努力追寻未得到的,而忽略了已经拥有的,不要只向远方寻找,它也许就在你的手中,只要安然。

期末练作文,练到这个题目,看见导语一下子有种心动的感觉。真的很情剑,在班级里放这个题干脑子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就是他们。


有些人你可能认识了一辈子也忽视了一辈子。

曹德智和臧鑫认识了一辈子,在生命终结的那一刻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这点。同样的天赋异禀,惊才艳艳。任务,对战,修炼,几乎形影不离。那是在武魂排斥并不十分剧烈的时候。臧鑫会半撩半正经的握自家队长的手,略低的体温传导到他手上,却让他无比安心。无论是过去的伤痕累累还是未来的变幻莫测,似乎没什么可怕的。
可惜造化弄人,前半生刻意的忽视,后半生被迫的忽视,让他们,生生错开了一辈子。


有的人默默守在你身边却被你冷落,

唐门斗罗殿殿主,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去过酒吧,踹过包厢。全天陪护,尽职尽责。
后来,他走了,也许不回来了。 
唐门斗罗殿副殿主,游手好闲,吊儿郎当,不到关键时刻绝不靠谱。
后来,他学着变成无时无刻都镇定自若,肩挑大梁的主心骨,像那个人一样。因为,他抓不住另一个人的手了。

他走了你可能都不会发现,可他真切地动过心。发现了又怎样,人都走了。


有的人一个表情成了你永远的牵挂。
临别的神情永远说不清,道不明。
他们只能远远地看着,连彼此的手也无法触碰,最后一个拥抱也给不了。
臧鑫知道曹德智要守护的世界更大,这是他的责任。却不知无喜无悲的人私心想护的人,只有一个而已。

如果离开,可以保护你,那么,再见。

如果离开,你能活得充实,那么,再见。

无问归期,谁知道“永远”是多久?


我们常常是努力追寻未得到的,而忽略了已经拥有的不要只向远方寻找,它也许就在你的手中,你只要安然。
隔了多久,又牵起了手?太久了,久到无情熬破了无情之心,久到多情压抑成了无情。几乎是普通人的一生。

武魂融合技威力巨大,名垂青史,唾手可得。曹德智没有一丝兴奋,反倒是为能再次牵上他的手愧疚,释然,这辈子,值了。
臧鑫感受着最后的几分钟。来生会不会再遇见他?莞尔,还要什么来生?遥不可及,镜花水月。现在,自己上下求索百年的,就在手中,踏踏实实,安然握住就好。

耗尽修为,身死道销,不为什么世间生灵,只为放下面具,放下责任,能堂堂正正。安然握住你的手罢了。

真是,悲哀。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理由,只是不愿,不想,不敢面对。幸而,对他们,还来得及。六十年不多,足以让两颗热络的心支离破碎。三百年不多,足以拼起残破的音符。或许迟了一些,至少还能成谱。


蓦然回首,还能牵着你的手,真好。












评论(2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