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名为征鸿的仓鼠

一只小透明

我慢慢地拥有了自信

文不对题。我又来写作文啦。就是这篇,把老曹写了进去,老师:武侠小说看多了吧?我:?天地良心,只看玄幻。后来?那篇作文我一共写了4遍,头两次不及格。在被窝里挑着灯与宿管老师斗智斗勇,终于比及格高了两分......最惨的一次
以下文章经真实被虐经历改编。
我什么都不知道,是@冷雨秋槐 控制了我(试图甩锅)

分——-割———线——以——上——-请——-忽——-视——

勿上升真人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写论文,还是小学生的文题”臧.愁眉苦脸.鑫。
“文化常识总要有,多学一些也是好的。”雅筣温和地说
“学理科,跟人掐架计算好角度,死的就能好看一点,学好文科可以写一份文化水平极高的遗书,说不定能感动老曹给你收尸。”云.助攻.翻了个白眼.冥。
在成功收获曹徳智眼刀一枚后,云冥乖巧抱着雅莉下线,留下两人继续秀兄,弟,情。
“要不,你帮我写吧……”臧鑫蓦地贴近了曹德智,几乎能看见他轻颤的睫毛。
“嗯?条件呢?”看着眼前颇有些撒娇意味的恋人,曹.腹黑.德.口嫌体正直.智起了调笑的心思。
“队长大人,您行行好吧!您要帮我写了,我......和你拜把子!”
“那还是算了。”队长大人故作正经,眼底的笑意怎么也掩不住。
“拜完把子还能暖房,稳赚不赔啊!”
“暖房?”曹德智眉毛一挑“暖床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嗯?等等.......唉!队长大人咱有事.......好商量!”

当然也只考虑了一下。

第二天,当曹德智扶着臧鑫,臧鑫扶着腰(运用顶针修辞,滑稽)进教室。云冥抱着人故有一死的八卦精神,冒着曹德智可以杀人的目光凑了上去。
“所以你的论文呢?”
“今天早上交了。”


“老曹啊老曹,未想到汝乃,如此之人哉!”臧鑫气愤地趴在桌子上写论文。
“我可没答应帮你写。”曹德智摆出无辜的样子振振有词。谁让你天天撩我?能忍到今天我已经非人类了好吗……
臧鑫已写了大半,曹德智皱了皱眉头,眼看是要不及格的分数。随后认命地起懵圈中的臧鑫,“你去睡吧。”
“老曹你最好了!”
“仅此一次!”细心地为他掖了被子,曹德智弯下腰警告道。
“知道啦。”说完不忘抱着曹德智一顿乱亲。

事实证明,有的人值得你一而再而三地打破底线。在臧鑫第N次下不了床后,曹德智领悟到了这一道理。

几十年之后,已是唐门副殿主的臧鑫在第N次与那些老奸巨猾的人谈判成功后,又想到了当年故意让他写了一大半再接手的曹德智。本来臧鑫写的很乱,他会从头到尾细细阅读,做一些改动,臧鑫再拿到手里便豁然开朗,不成文的想法变得逻辑清晰,思维缜密。
回头与那人对视,眼里全是浓的化不开的笑意。
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呢……

—————————————————————he—————

我可爱不?



















别再翻了,谢谢



















又做梦了。臧鑫扶着额头,最近总是梦到过去的事。曹德智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暗咒了一声该死,他的温柔成了束缚臧鑫的牢笼,一辈子都走不出来,即使曹德智打开了牢门,臧鑫依旧心甘情愿地留在这里,溺死在这些温柔里,永世不得翻身。

温柔的,混蛋,凭什么丢下我一个人。
毋忘我心,难觅卿情
为了你,我愿意好好活下去,活得开心,带着你那份一起,热爱这个世界。


         臧鑫站在窗口凭栏远眺,轻微掠过的风让他有一种真实感。不是梦。

         “怎么又站在风口上,感冒了怎么办?”曹德智从身后抱住他,很顺手地给臧鑫披了件衣服。

          “放心啦……就是出来看看,是不是又在梦里。”

           “抱歉,再也不会了。”

            再也不会让你做噩梦了,再也不走了。陪着你就好。


      

还是忍不住圆回来了,我果然还是喜欢糖的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