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名为征鸿的仓鼠

一只小透明

蓼蓼者莪,匪我伊蒿(一)

@零子昭ジ 生日快乐🎉虽然有点早
萌新文笔见谅,时间线我要能圆回来就是伏笔,圆不回来就,算了










终点是下个轮回的起点,无解的莫比乌斯环,兜兜转转还是会在同样的地方遇上同样的人。
    
        
         
 一.遇见
      
        缘分这东西,妙不可言啊......
        比如现在臧鑫正郁闷地看着面前才到他腰高的一只团子,啊呸,一个孩子。走路上一时手贱给捡回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臧鑫总觉得这孩子气场强大,摇了摇头,才七八岁的小奶团子,用萌还差不多,自己怎么算也是快封号斗罗的人了。
        “喂,你叫什么?
        “曹德智。”
        “很挫......你家在哪,你家人呢?”臧鑫暗自吐槽,这年头还有人起名德智体美芳?下意识里并不排斥这个名子
        “没有。”冷漠脸(自行脑补)
        收养手续最终办全了,总觉得这孩子很熟悉。



“真的要离开学院吗?”
“嗯,放心,会回来的。”离开,源于一场梦,从十二岁那年开始,碎片般的梦。梦的主角是他,又不完全相同,他的身边,少了一个人。
像是剧本一样,一切按照梦里的发展。老师只告诉他“前世的烙印”。他想,脱离这个剧本。



二.唯一

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记得吗?




“你的武魂是什么?”
“无情剑。”
“啊?正好,这样听起来更像一家人了。我没有亲人,从今往后,做我的孩子可好?”
“......我没有亲人,现在有了......爸爸”
有家了,一座房子和一个孩子,他,有家了。
又做梦了,梦见他和那个人在一起了。
作为孩子爹,臧鑫持着“父爱如山体滑坡”的原则,从曹德智12后开始不定时、不定期失踪,15以后带着他出唐门任务,几次三番过鬼门关。终于把孩子拉扯?成人了。




三.陌路

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那次任务之后,多情剑,无情剑之间会发生微妙的共呜。
真的可以融合?臧鑫和曹德智无不看见对方眼中的欣喜。
“好了,不早了,洗洗睡吧。”
“嗯”
曹德智自然不会睡觉,很快进入修炼状态。
不久,无情剑发出不安的剑鸣,多情剑的主人,处于极度焦虑中。



   

“嘶......小子你轻点!白供你吃供你喝这么多年啦!”臧鑫只差没爆粗口骂人了。
“喜欢谁?”
“啊?”臧鑫失了焦距的瞳孔回拢了一点,又被身上人恶意的折腾撞散。
曹德智没有再给他回答的机会抓住他的脚踝把腰弯成弧度,往死里操。
“喜欢......曹德智......”

臧鑫胡乱披了件衣服,坐了起来,一脸茫然地盯着天花板,腰疼。努力回忆了一下,昨晚好像勾引他儿子做了什么R18的事情?!理清楚了,暗嘲一声小子还算有良心,好歹清洗过了。随着梦中片段慢慢拼凑整齐。那个“曹德智”和“臧鑫”的前半生,他大概能串联起来,个间关系隐约也能猜出一些。他陷入无端的恐慌中。从收养曹德智到离开史莱克,还是到昨晚的放纵,冥冥中,一直被那个“臧鑫”遗留的记忆影响。可是他们的世界完全不同,曹德智,也完全不同......这些年,他任性的选择,离开学院,离开唐门,真的是他自己的意愿吗?这个世界,曹德智并不是那个关心他,爱护他,纵容他,甘愿站在身后为他默默付出的人了。轮转一世,只是一个刚长成的少年,而他,自私地改变了曹德智的人生轨迹。该是他最嫌恶的那类人吧。
        随后又想笑,被养了十几年的儿子上了,虽说他自认为没尽到所谓父亲的责任。
        犹豫再三还是敲了敲隔壁房间的门,也没期待回复。
        “东西收拾一下......史莱克那边有人接应你。”声音里透着嘶哑,不是生理上的,而是从内心渗透进灵魂的疲惫。武魂反噬,与本人实力对等,多情剑的反噬让他身心俱疲,他已经习惯了连带着曹德智的那份一起担着。一夜的反噬,几乎拖垮了他。当然,在曹德智精神力、修为甩过他一截之前,他会藏得很好。
“以他的天赋,这一天,不远吧。”自己的武魂需要机遇,存在瓶颈,无情剑不同,无情冰心,势如破竹。他很期待呢,期待曹德智知道一切,无情无义的人,会不会出现裂痕呢?很有趣呢。
        臧鑫不傻,纵然随了自己心性,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明镜似的。十年前,他规划好了一切,唐门的心法,他一样不漏地传给了曹德智,平日里单方面施虐也不少,修为也没耽误,之后的磨砺,经验,团队,友谊,人生,机会,是他无法再给予的。送走,本来也就打算这几天。偷传的唐门功法,也不算背叛,这么个人才,唐门那几个老头子指不定怎么高兴呢。
逃避够了,该回去承担责任了……
        他知道曹德智向往的,若不是自己十年来未曾改变的容貌及传给他的唐门心法暴露了不同寻常之处,曹德智不会留下来的。
        有点难受,为什么呢。



        曹德智最终不放心,臧鑫的语气,好像在诀别一样 。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您好,您......”
踌躇了一会,没有回去找,臧鑫若想藏,以他目前的修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找到蛛丝马迹,武魂锁定是单向的,臧鑫能感受到他,他却不能为臧鑫分担一点。唯一的方法就是变强,强大到可以破解单向锁定。
       他不知道,这成为他的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最后悔的选择。
        


今日对臧鑫的一小虐,是为了之后对老曹的一大虐。

虐曹德智,使我快乐。结局是糖,放心啦。

谢谢喜欢的小伙伴们,继续爱你们(>^ω^<)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