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名为征鸿的仓鼠

一只小透明

(二)难负唐门不负卿


@夙蚀君 你是神仙吗?两个小哥哥也是神仙!(≧∇≦)



勿上升真人
短打
本来想写长一点,但是今天兴奋,所以直接结局吧!
我不管,副殿主就是能生。那什么,有句话“生活就像强奸,反抗不了,就,从了呗。”
OOC到飞起












唐门总部


臧鑫悠悠地转醒,蓝金色的眸染上一丝茫然。
曹德智?想到这个名字,臧鑫顿然清醒。
“曹德智,你想玩,我陪你。”臧鑫苍白的脸上挂起微笑。游戏人生,玩弄感情,他最擅长了,不是吗……原本不是的。为什么会,难受呢。

接下来应该干掉北边的。”臧鑫从身后环住曹德智,庸懒地趴在他背上。聪明人知道做什么可以得到最大利益。
妥协,让步,作为交换,保住了“臧鑫”的身份。至少有人知道他活着。白天,还是唐门副殿主,晚上,连伴侣也算不上,床伴到是个不错的称呼。明面上如㬵似潻,底下暗潮涌动,互相算计。
看来过了六十年,他和曹德智还在竞争,换了个方向竞争,比谁能控制感情,控制自己,这场战争,势均力敌。






“做吗?”臧鑫冲了个澡,松松垮垮的套了件浴袍,毫无自觉地撩拨着。蓝金的眸微眯出几分危险的气息。
“为什么不呢?”
互相勾搭,互相纠缠,互相欠债,到后来算计不清。这样也不错,至少不再是两条平行线。无数因果纠葛化为最坚固的牢笼,臧鑫或曹德智,再也逃不开了。
去你的,还真怀上了。臧鑫没想到自己是万中无一的幸运儿。
“要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遇到个无情无义的爹和外热内冷的爸。下辈子记得投个好人家。”臧鑫犹豫了一会,幽幽叹了口气。


“打胎药?要那个做什么?”
“废话,你的种,能留?”
“留下,好吗?”
“......好啊……”挑战难度更大了……




“取个名字吧……”
“叫‘梓晨’吧。梓里有故乡的意思,希望她每天都能开开心心的。好想回家看看。”
“嗯,等你身体好些,带你回去看看。”
“给梓晨找个温柔点的妈妈。”
“不会的。”





臧鑫葬在故乡的梓树下。无情再无踪影。
活着的时候世人不容,死了就能在一起了吧,来世就能做夫妻了吧。






可是我太贪心,不愿放过你的今生。
“回唐门看看吗?”
“好啊。”






我爱你,跨越六十载光阴,跨越天道阻拦,生死相依,苦乐相随。



评论(1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