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名为征鸿的仓鼠

一只小透明

npc(臧鑫视角)

勿上升真人
短打        
其实ooc比较严重,应该是我个人的不满,副殿主比我坚强的多。他不会那么去......就是难过,不会影响自己工作或者别的什么,反正......留给他伤心的时间很少,一开始会或许会犹豫一下,该做什么通透的很。

        情感千头万绪,信仰不可动摇








        我叫臧鑫,一个Npc。
        当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是唐门的副殿主了。
        我一个人待在办公室里,处理着好像一辈子也解决不了的公务。有时候我会发呆,对着到不了的远方。斗罗星很漂亮,有山,有水。还有另一片大陆。这些地方我去过,其中的风景我却只在初级学院的地理课本上见过。每次为了任务,匆匆来匆匆去。好想去看看,可是永远不可能。我已经被安排好了,没有可能。如果这一切都是虚构的,我牺牲所有守护的这一切,有意义吗。
        我想他,作为一个npc,我的一切都被安排好了,我的职责就是等一个备注是“主角”的人。
        每个人都知道,啊,唐门的副殿主,一个伟大的人呢。我叫臧鑫啊,为什么没有人记得......
        确认过眼神,是当主角的人。黑发黑眸,坚定的眼神,爱笑,这点和他不一样。又想到那个家伙了。
        我又想他了。为什么不去找他,不说一句“我爱你”。因为我是npc 啊。无论如何挣扎,也违背不了作者的意愿,我不只一次试图冲破牢笼,最后,一切徒劳,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阻止我们相见,阻止我将那一腔爱意吐露出哪怕一二。未来早就注定了,挺悲哀的。
        六十年只是作者的意愿,我不乐意!我宁愿和他一起死。这个世界容不下我们。世界让我不得不爱上他,又让他抛下所有离开。连一句爱也不允许,所有人都会指指点点“恶心”。 我不能让他被别人戳脊梁骨......
        夜里一个人,披完了公务很无聊,我会一个人发呆,我睡不着,也不敢睡,每天只有这时才能抽出时间想想他,每一秒都是奢侈的,可以假装他在,假装下一秒他会推门而入,说一句“晚安”。
        我是npc啊!为什么要让我拥有意识?为什么要让我认识他?为什么要让我小心翼翼地认清之自己,认清本心后再毫不留情地夺走!为什么把我逼到要么万人唾弃要么孤身一人的境地上!
        我们是兄弟,呵,兄弟,对,我们是兄弟。
        只要这样骗自己,一个人看日落就不难受了,夜里一个人不会冷了。
        他回来了,我很想他,很难受,很想抱他。我隐约知道一切都快结束了,以他的设定,既然回来了,这个故事,也快落幕了。
        从未如此殷切过死亡的到来。我握紧了他的手,不可竭止地颤抖。
        “下辈子,还做兄弟。”一瞬间,苦心经营多年的心理防纬哄然倒塌。无论真心还是剧情,我想找个地方抺下眼泪。
        这辈子,我用前三分之一的时间,陪一个人,想一起去看万里山河却没有机会;用中间三分之一的时间,等一个人,替他守这未去的万里山河;最后这三分之一,还未来得及。
        去你妹的兄弟!为什么连一句真心话也不肯留给我,无情,呵。到头来还是我自作多情吗。我不得不爱上你,你却可以如此无情地漠视。
        我守了这么多年为了什么......纸上一笔代过的六十年,我过的有多辛苦!卑微乞求的一句话,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恨你。
        死亡对我们来说就是彻底的消失。除了纸上干巴巴的一个臧鑫,什么也不会留下,做过什么事,和谁疯过,爱过谁,恨过谁,没有人会记得其实压根没有人知道,因为我是npc,谁会给npc写传记呢。我还是没等到,在消失之前。
        “今生做兄弟,来世做夫妻。”弥留之际,我听见他说。临死前最后的负隅顽抗,终于跳出剧情的注定。
        好想说一句我爱你,可是来不及了。 

        


       没想过我还能见到他。迎接我的不是消失,而是新鲜的空气,阳光。在又死又活了一次之后。故事结束了,我不再需要被剧情支配,可以真正过上想要的生活了。
        一切,都来得及。 斗罗星的万里山河,曹德智,我们一起去看吧。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