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名为征鸿的仓鼠

一只小透明

npc(曹德智视角)

勿上升真人
短打
又是我自己唧唧歪歪的
老曹在我眼里是一个非常有担当的男人,他抗着守护的责任,唯一一点私心的安慰可能是“我守护的是他在的地方”。雪山冷,身在其中的人不自知。他觉得自己所做的理所应当,越是这样越让人心疼。





        我叫曹德智,一个npc。
        弄明白之后,我已经在雪山里待了不少年了。即使这个世界对我不太友好,我也会穷尽余生守护它。责任和信仰早已熔进我的血骨,那怕它连存在都是虚妄。
        私心来讲,我愿意相信万千繁华真实存在。组成银河的无数恒星与弥漫物质中,有那么一点两点属于我。星星很多,我可以一眼找到它,或明或暗的恒星里,它最耀眼。
        银河美丽如斯,有谁真正接近过吗?没有。我能找到我的星,却触碰不得。
        唯一的慰藉,我守护的,是他在的地方。
        六十年,是我最愧疚的一段时间。上任血一葬在纷飞的白雪间,我真正地感受到肩上的沉重责任感与深深的无力感。这位战神殿的前辈,就是我的未来,“死守”绝不是一句空话。“血一”是无人知晓荣耀,也是一望无垠的孤寂。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儿女情长,不是我的全部。
        一波波深渊生物来袭,我以为要和他说再见了。死了也好,叫他断了念想。我也可以,把这段感情,带进坟墓里。还欠他一句抱歉,来不及了。
        放下剑无法保护你,拿起剑无法陪伴你。只有对不起。
        我还是没死成,对,主角还没等到,没到死的时候。又过了许多年,不多,几十年吧。他送过来的一个孩子,预示着快结束了。
        我被自己守护的,推翻了。唐门成为叛国组织,我必须离开前线。即使沉稳如我,也想骂一句,你们脑子没毛病吧?合着我这六十多年背井离乡(从此乡里人再也没喝上水,咳,闭嘴)就是为了被你们开?站着说话不腰疼,深渊是你们随便拉个路人甲就能应付的?
       你们不仁,我也不必以义相待,(有本事出事了别来求老曹啊!)血神营,我扎根了六十多年的地方,我若不愿,与赶我走相比,暗中为新上任的下点绊子,可能容易的多。
        那些小丑,我不在乎。
        我该如何面对他。
        他生气了。有点可爱。
        从我走开始,他就故意和我赌气,人不肯来,电话也不肯来一个。(无良作者无良设定)还是可爱。
(???殿主,在你眼里,可爱的标准这么低吗?)


        我要死了,彻底的抺除。临死前,想说一句“我爱你”无论如何用力呼喊,最后出口的
        “下辈子,还是兄弟。”心像被撕裂了一般,窒息感涌上,无良作者,呵。我不是npc吗,为什么也会痛。
        “今生做兄弟,来世做夫妻。”欠你的,只能下辈子还了。对哦,我没有下辈子。我在骗谁呢……


        我又活了,刚活了几天。又要死了……主角打架,拿npc开涮干什么......没时间吐槽了,主角了不起啊!身体总比脑子动的快,等我反应过来,已经挡在他前面了。一具凡躯,怎么可能挡住白银龙枪,又要一起死了。挺好的。


        我又活了......这次真的结束了。我打不过他了,挺好的,可以抱住他了。

        我们守护过的万里山河,臧鑫终于愿意陪我一起看了。









评论(10)

热度(23)